当前位置:首页>财经>共和国大使忆外交风云②|马振岗:在英国外交部见证香港回归

共和国大使忆外交风云②|马振岗:在英国外交部见证香港回归

更新时间:2019-10-28 07:23:14 浏览量:3694

马振刚:“在近40年的外交生涯中,我忠于人民的第一颗心和使命一直激励着我从普通的工薪家庭勇敢前行。其中,我永远不会忘记我担任英国大使时参与香港回归中国的经历。」

为什么默多克在他的家庭晚宴上“碰到”首相?

1997年3月16日,我奉命去英国当大使。尽管他在各种外交场合有几十年的经验,但在就职之前,他从未与英国有过直接接触。作为一个老牌大国,英国拥有丰富的外交经验,不容易打交道。当时,香港回归中国才三个多月。完成“配合国内工作,实现香港顺利回归”这样的重大任务,压力实在很大。

1999年1月,马振刚和他的妻子在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的官邸为他们举办了一次晚宴。

在我向英国女王递交国书后不久,我就接到了我国的指示,要与英国就“早日派驻香港驻军”进行谈判。5月12日,当他第一次拜访新工党政府外交部长库克时,他低下了头,与随行官员讨论了一会儿,然后说他将“积极考虑”这个问题。然而,不久之后,英方食言,诬告我“误解了外交大臣的意思”。

当事情陷入困境时,媒体大亨默多克邀请我参加6月10日晚上的“家庭招待会”。但是当我看到现场时,我发现除了我的一名外交官,其余的都是媒体人员。幸运的是,默多克夫人带我去了内厅,却发现里面满是新工党政府的高级官员。当与布朗总理谈论亚洲金融危机时,他突然笑着说:“托尼(托尼·布莱尔,时任英国首相)来了。你想见他吗?”

回首往事,布莱尔微笑着向我点头,并立即欢迎我。虽然这不是一个正式的场合,布莱尔说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消息——他将出席香港的交接仪式,这是内阁会议刚刚决定的。英方将出席香港交接仪式的官员规格提升至首相级别,这意味着英方将与中国合作,确保交接仪式顺利进行。我意识到这是一个重要的信息,并立即向中国报告。

后来发生的事情表明,英国可能打算利用这种非官方场合向中国外交官传达重要消息。从那天晚上到第二天早上,英国首相办公室和英国外交部一个接一个地打电话给大使馆,问我是否会把这些信息报告给中国。不久,我得知双方已经就部队的预先驻扎达成了协议。

两种场合,两种心情

伦敦时间1997年6月30日下午4点(北京时间7月1日下午0点),英国外交部在礼堂举行招待会,纪念香港回归。副首相普雷斯科特等英国政府官员和各界人士出席了会议。我、使馆代表和十几位中外代表应邀出席。

香港回归祖国升国旗时刻的Ic地图。

招待会开始时,升旗和降旗仪式现场直播。当英国国旗缓缓降下,中国国旗在大屏幕上缓缓升起时,在场的英国人一个接一个显得黯然无声。虽然我们表面上很平静,但我们的情绪激动得无法控制。在副总理普雷斯科特和我代表双方发言后,招待会立即结束。

虽然整个活动非常沉闷,没有看到英国人员的任何笑容,但在大使馆举行的庆祝香港回归祖国的招待会上,来自英国各地的500多名华侨和华侨代表、在英国的中国企事业单位和新闻机构的代表聚集一堂,表达了他们的喜悦之情。

英国大使馆的工作人员举行了一场集体表演,庆祝香港回归祖国。

大使馆招待会的开幕式也是展示交接仪式和升降国旗的视频。虽然这不是第一次看到它,但当每个人都看到香港升起五星红旗时,每个人仍然兴奋和欢呼。大厅里充满了无尽的雷鸣般的掌声。许多人冲到舞台上表达他们无法控制的喜悦。生活在英国的中国艺术家也用歌曲、音乐和舞蹈来表达他们的热情。招待会延长了一个多小时,人们不愿离开。

两次招待会,两种完全不同的情感和氛围。1840年,英国通过鸦片战争迫使清政府签署《南京条约》,并强行占领香港。150多年后,英国不得不将香港归还中国,原因很简单,英国衰落了,中国变得强大了。

杜宇骜著马振刚的《外交官就是这样被锻炼的》

回顾英国警察

英国有一所非常著名的警察学院。威尔士王子(他继承了爱德华八世的王位)主持了开幕式。40年后新校舍竣工时,伊丽莎白二世女王也出席并主持了竣工仪式。该学院每期只招收100名学生,经过18周的严格训练,它被分配到伦敦警察局作为骨干。在每个阶段结束时,学院将举行评审仪式,并邀请一位重要的英国官员或著名的英国人物担任评审官。

1999年,令我惊讶的是,我,中国驻英国大使,收到了一份担任审查官员的邀请。那天,在校长的陪同下,我第一次一行一行地参观了阅兵广场,并挑选了学生进行提问。然后我去复习台复习。当我看到一队队穿着警服、高大威武的学生向前行进,眼神交流,突突地走过检阅台,庄严地接受我的检阅时,我的心情就像一个巨浪。

检查结束后,我和妻子按照他们在讲台上的排名分发毕业证书,并一一握手作为纪念。证书颁发后,审查官员将发表“培训演讲”。演奏完中国国歌后,我在热烈的掌声中给全体学生和他们的父母做了15分钟的“演讲”。

马振刚在警察学院毕业典礼上致辞

仪式结束后,当我回到大使馆时,我的心情仍然难以平静很长一段时间。我没有任何军队和警察的资格和头衔。我不高,也没有令人生畏的身材。我之所以能在著名的英国警察学院考察英国警察,是因为我是中国的大使,代表着受人尊敬和强大的祖国。

“弱国没有外交”是永恒的真理。我们外交官对此有最直接和深刻的经验。

个人文件:

马振刚,1940年出生于山东,今年79岁。现任亚太安全合作委员会中国委员会主席、外交部公共外交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杰出研究员。

(本文中的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标签除外)

《共和国大使回忆外交形势》由新民晚报国际部制作。

总体规划:魏伟

杜宇骜、梦姑、司徒汝珍拍摄

编者:杜宇骜和杨一帆

上一篇:马来西亚大埔同乡会主席:希望华裔警惕电信诈骗
下一篇:三分轰下51分!塞尔维亚险胜美国,波波维奇与科尔现罕见表情